<track id="nlnlj"></track>

      <track id="nlnlj"></track>
          <output id="nlnlj"><ruby id="nlnlj"><mark id="nlnlj"></mark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nlnlj"><ruby id="nlnlj"><ruby id="nlnlj"></ruby></ruby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nlnlj"><strike id="nlnlj"><ol id="nlnlj"></ol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nlnlj"><ruby id="nlnlj"></ruby></track>
              <pre id="nlnlj"><ruby id="nlnlj"></ruby></pre>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nlnlj"></track><p id="nlnlj"></p><track id="nlnlj"><strike id="nlnlj"><ol id="nlnlj"></ol></strike></track><pre id="nlnlj"></pre><ruby id="nlnlj"></ruby>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nlnlj"><strike id="nlnlj"><ol id="nlnlj"></ol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EC智庫 > 專家觀點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數字經濟呼喚競爭新規

              來源:經濟日報   作者:李萬祥   日期:2022-08-31 15:31:59

              要從戰略的高度研究數字經濟相關的知識產權問題,推動數字經濟規則進一步明晰,加強數據權益保護,增強競爭新優勢。既要從大量司法審判中提煉裁判規則,加強行業指引,也需要及時統一法律適用標準,輸出更加清晰的市場預期。

              日前,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舉辦了一場以“數字經濟下知識產權與競爭司法保護”為主題的研討會。會議傳遞出一個清晰共識,即數字經濟是以數據資源為關鍵要素、以現代信息網絡為主要載體的新經濟形態。促進其健康發展,需要知識產權的保護,同時也離不開競爭規則的規制。作為數字經濟規模位居世界第二的國家,我國在不斷做強做優做大數字經濟的進程中,如何從戰略的高度研究數字經濟相關的知識產權問題,推動數字經濟規則進一步明晰,加強數據權益保護,增強競爭新優勢,成為題中應有之義。

              數字經濟被認為是世界經濟擺脫低迷、重煥生機的新方向之一。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發布的《全球數字經濟白皮書(2022年)》分析,數字技術創新仍是全球戰略重點,數字化轉型正由效率變革向價值變革、由企業內部向產業鏈價值鏈深入拓展。而作為數字經濟組成部分之一的數據要素,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。實現數據要素市場化配置,必須建立數據要素流通、交易機制,加強數據的確權以及數據的分級分類管理。然而,當前的立法尚未對數據權屬認定規則予以明確。對于缺乏獨創性的數據而言,現有的知識產權各專門法又難以提供保護,亟待改善。

              近年來,數字經濟領域出現了一些不當競爭的行為,數據殺熟、流量劫持、刷單炒信等現象時有出現。比如,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受理的競爭壟斷類案件呈快速增長態勢:2019年受理競爭壟斷類案件63件,2020年受理184件,2021年受理306件。一些涉及知名網絡公司、頭部平臺企業的網絡競爭案件也受到廣泛關注。除了行業關注度高、社會影響力大,這些案件有一個共同特點,即法律適用難。

              對此,黨中央高度重視,多次強調要加強反壟斷、反不正當競爭監管力度,為平臺經濟發展設置紅綠燈,防止資本無序擴張。如《中共中央 國務院關于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意見》強調,要“破除平臺企業數據壟斷等問題,防止利用數據、算法、技術手段等方式排除、限制競爭”等;新修正的反壟斷法就專門利用數據和算法、技術、資本優勢以及平臺規則等壟斷行為進行了規定。這些文件的出臺,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規則對于市場的重要性。

              遵守與發展規則的同時,創新的融入也至關重要。從數字經濟的創新層面而言,其與知識產權保護、競爭行為規制的發展密不可分。一方面,數字背景下商業模式不斷創新,導致知識產權保護客體更為多樣,權利邊界不斷擴張,權益沖突日趨增加,例如人工智能生成物、短視頻版權之爭等。另一方面,數據和流量成為生產要素,導致市場競爭更為活躍,競爭行為呈現新特征新模式。對于這些涉及新領域新業態的法律糾紛,司法者應慎重行使自由裁量權,兼顧權益保護和產業發展的雙重目標。對此,要從大量司法審判中提煉裁判規則,加強行業指引。同時,需要及時統一法律適用標準,輸出更加清晰的市場預期。在此背景下,還需要從數據財產權的保護模式、互聯網治理語境下的互聯互通、平臺反壟斷的相關市場界定等方面加深研究,探索符合數字經濟發展實際的新規則。

              亚洲日韩VA无码中文字幕